5.8万加盟费和设备费可撬动32万分润 刷脸支付一

2020-07-26  来源:  作者:同安新闻

刷脸支付分销骗局背后,是一场一本万利的美梦。交一笔加盟费,卖出机具后就能“躺赚”商户流水的分润,月入数万。在QQ等平台上,讲着这样一本万利故事的人仍不在少数,他们口中的“创富”工具是去年刚火起来的刷脸支付设备。

为了解背后的分销逻辑,新京报记者近期加入多个和刷脸支付有关的QQ群。来自其中一个QQ群的苏州代理商小殷(化名)称,他们出售刷脸支付设备,需先收取1.98万元加盟费,然后他们会提供技术和培训等,之后则可以半价拿设备,且加盟商还可抽取商户流水分润的0.18个点。以一家商户每天流水1万元计算,一年发展50家商户就可以得到32万元分润,月入超2.5万元。

如此推广是正常分销还是诱导加盟?有业内人士指出,支付宝、微信等机构已公告,刷脸支付没有独家代理,也不收代理费,人人都可申请成为直接服务商,没必要通过“二道贩子”加盟。也有支付机构人士分析,不排除有一级代理商想出存货而招募下线,辨别是否为非正常分销,一是看是不是只谈加盟费,二是看有没有承诺高返现,同时要注意设备的真伪。

尽管今年受疫情影响,线下支付交易缩量,但小殷称,目前市场对刷脸支付的接受度远高于去年,机具推广效率比去年高出50%。

“一本万利”合作模式:

加盟费1.8万+设备半价+发展50个商户=一年分润32万

“推广刷脸支付和之前营销POS机没太大区别,只要你有心去做支付这块,就能尽快把市场做开。”日前,记者以POS机二级代理商身份咨询刷脸支付设备代理事宜,小殷称,他们有自己的地推和技术研发团队,目前持续在招募刷脸支付推广代理商,加盟费是1.98万元,这是疫情下的“优惠价”,从第二年开始续费都是第一年合作费的30%。

据她介绍,技术方面,刷脸支付比POS机要求更高,主要是落地和对接收银系统部分的技术,因为不是每个商户都有自己的收银系统,但她的团队可以提供技术培训,以及在安装时远程协助;费用方面,相比可以接近0的扫码支付,刷脸支付设备动辄要上千元,但她们设备售价可以折半至700元、800元。

为何有如此低价?记者被告知该团队获取的也是“二手设备”。小殷称,“去年是刷脸支付元年,市场上看好这个项目,有些公司用它来招商,于是囤了很多设备,但不做落地,也不做市场,设备就空了出来,刚好我们这种专业做支付做落地的用设备,就从他们手里购买。能保证是官方设备,质量没问题,SN码(相当于设备身份证号)可以转到自己名下。”

设备费用不包含在加盟费中,按提取设备数单结。她强调,二手设备不是别人用过的,低价更容易让商户接受,也是变相帮助合作伙伴以最低的成本开拓市场。

不仅设备售价低于官方,加盟到其销售链中,还可以拿到商户流水分润。据小殷称,现在商户使用刷脸支付设备,基本都是被收取0.38%的费率,底价结算成本是0.2%,这部分由支付宝、微信支付等赚取,剩余的0.18%都给加盟商。

“也就是说,商户刷1万元,您拿走18元分润,我们一点不扣。”小殷进一步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按一个商户一天1万元流水算,分润是18元,30天是540元,12个月6480元。“落地支付你做的再不好,一年做50个商户应该没有任何问题,要不然做起来也没意思。”算下来一年可有32万元分润,月入超2.5万元,而成本就是1.8万的加盟费,再加35000元-40000元的设备费。

在QQ平台上,有很多像小殷这样的代理商。一些刷脸支付招商代理群的简介写的更为“诱人”,如“多种盈利模式,实现创业赚钱梦”、“推广人员每年被动收入千万以上,现在刷脸支付来了,你是要把握还是错过?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等。

刷脸支付——支付的再次革命

赛道上已有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竞跑者

刷脸支付被视为支付的再次革命,目前赛道上已有不少竞跑者。2018年,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先后推出刷脸设备“蜻蜓”与“青蛙”;2019年,银联旗下云闪付APP也推出刷脸支付服务。

尽管今年疫情给刷脸支付线下推广按下“减速键”,但小殷称,市场的接受程度更高了,整体上推广效率提高。“到目前我们在苏州共铺了500多家,其中有300家是今年对接的,工作效率比去年上升了50%。去年基本上跑10个商铺可能有7、8个会拒绝,但今年跑10个商户,差不多有5个都可以在第一次沟通中接受。”

小殷说,随着时代科技的发展,如果不转变思维,手里的商户就会被别人窃走。

刷脸支付站上风口是业内的共识。易观支付分析师王蓬博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互联网的本质其实就是让流量集中,随着线上线下的打通,曾经被认为碎片化过重的线下流量变成了必争之地。靠什么争?最好的入口就是支付,当所有行业都处于数字化改造的前夜,支付是信息化最重要的一环,也是最好的切入点,特别是线下能够天然控场触达商户的收单机构拥有着巨大的先发优势。

此前的二维码支付不够用吗?王蓬博认为不够,差异化的竞争要开辟新的战场,5G时代的到来,让多屏协同实现,一个屏幕的生意变成了多个端口的汇集。

上游财经专家顾问江瀚表示,刷脸支付的一个正向因素包括:此次疫情期间,大部分企业和政府开始全面推动服务互联网化,对身份识别要求进一步增加,在家中想要办理业务,刷脸反而成为最好的解决方案。很多业内人士还提到,刷脸支付的最大特点就是更便捷,不用掏手机就可以完成付款。

辨别真假“二道贩子”

业内:只谈加盟费、承诺高返现等需要警惕

伴随风口而来的也有不少新骗局。从去年开始,就不断有揭露刷脸支付推广中传销套路的文章见诸报端,警方也发布通告予以过警示。如今年6月下旬,广州市公安局发布通告,刷脸智付(广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因涉嫌传销,警方已对该公司负责人李振家及相关人员进行查处。

该公司的传销套路中,就包括加盟费高、广告分润高、直销奖励高等特征。其中在加盟方面,投资者缴纳1万元到10万元不等的加盟费,就可以成为刷脸智付的区级、市级、省级代理商。代理商可以享受自己代理的设备交易流水0.21%到0.25%不等的费率,并且分润是由支付宝给予代理商的。

支付宝、微信在2019年10月都曾通过公告或对媒体公开警示过,对于收取高额加盟费、代理费等特征的公司,大多涉及虚假宣传及过度承诺。

在公告中,支付宝还总结了三大行骗套路,一是冒充官方人员,邀请商家参加所谓的线下招募会,或去他们的公司考察;二是过度承诺,夸大其辞,通常会以“轻轻松松年入百万”、“成为地区代理独享刷脸红利”、“享受官方百亿补贴”等夸张的福利诱导商家参与;三是收取高额加盟费。支付宝称,所有商家均可在天猫蚂上官方旗舰店自行购买蜻蜓设备。

中国支付网创始人刘刚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支付宝微信都曾在多个渠道公告,刷脸支付没有独家代理,也不收代理费,人人都可申请成为支付宝微信的直接服务商,没有必要从“二道贩子”那里加盟,从而引起不必要的纠纷。

王蓬博分析称,真正拉一个团队推广跑业务,向线下商户铺,且服务商有一定资质,按照布放机具结款,这种模式就是传统的。如果上来就说要给多少加盟费,拉人头参观展会,保证一年多少钱的,多是诱导加盟。

对于前述小殷提到的“二手设备”现象是否存在?一位支付机构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不排除有一级代理商在今年疫情影响下,推广遇到一定阻力,可能出现压货和压资金的问题,而刷脸支付设备的成本相对又较高,压10台可能就是上万块钱。为了回款,可能有些代理对外以招募加盟的方式来消化存货。

但该人士也提醒,分销模式理论上是分销货物,并从分润中获得收益,而不是分销所谓的名头,如“省级代理”、“市级代理”、“区级代理”等。如果只收取加盟费而不谈货的话,理论上是有问题的。

“做代理应该考虑的是,是否有真正需求的商户作为我们推广的对象,以及我自己是不是能拿到商户数据,需要刷到多少笔才能拿到补贴等。”该人士称,还要警惕一些所谓的“高返现”,比如正常返现100元,有的代理商能返到200元、300元,这其实是代理商操作做;更要警惕有的机构弄一些所谓的设备来套系统,实际销售设备有可能是冒牌货。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程维妙 编辑 陈莉 岳彩周 校对 李世辉

上一篇:无接触理财火了 !90后是直播“吃瓜群众”主力
下一篇:学习投资理财,这14本书让你从入门到精通(上)
Copyright 2004-2016 francenL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同安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陕icp备12005237号-1